•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128/0
    2018-03-31
  • 转自以色列作家的网络文章药物接力赛“我在楼梯间的时候,忽然觉得左耳一阵微痒。妻子非要我去看医生,她说人们往往不够谨慎,最后造成重疾。医生查看我的耳朵,花了大约半个小时才抬起头来,告诉我“您服用6粒青霉素片,这将马上清除您左耳的污垢。”我呑下药片。两天后,痒…[浏览全文]

  • 2127/0
    2018-03-27
  • 现代·清风无奈的烦恼有谁可以理解?……三月的春风吹醒了大地,温暖的阳光使万物复苏,明媚的天气让妖艳的花朵争相开放。在这个美丽相约的季节,呈现出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唯有王刚的脸上面无表情,宛如一个木偶。他机械的移动着身体,一步一步的走进了单位的大门,习惯性的…[浏览全文]

  • 2129/0
    2018-03-25
  • 在法院的刑事厅中央站着一个身材中等,体格健壮的年轻人,身穿白色运动体恤和黑色运动短裤。他脸上五官分明,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就像一眼清泉清澈而透明。他微笑的面容让谁都想不到像这样一个阳光的年轻人会成为这里的被告人。“赵晓辉!”刑事厅的法官开口说道,“请你认真负…[浏览全文]

  • 2127/0
    2018-03-20
  • 老贺的自然榨油厂黄了!老贺的发财梦在别人嘴里,只不过是小镇上一件茶余饭后的话题,说一说,笑一笑,就像在普通的饭菜里加了一滴香油,在枯燥的闲适间爆了一个笑料,人们可以在唏嘘间侥幸自己做事的稳重,又可以在玩笑里讥讽贪财好强者的莽撞和冒失。然而,对于我和老崔,没…[浏览全文]

  • 2128/0
    2018-03-19
  • “对不起,我们分手吧,我还在想他!”我叫秦早,他们都叫我枣子。高二那年,我分了文理科,进入了新的班级,还好有两个初中的老同学以至于我不会太孤独,那年,记得刚搬进行动宿舍,我和室友因为床位的原因还闹得不愉快,但是相处下来感觉还是挺好的。在这里,有开放的,有羞…[浏览全文]

  • 2127/0
    2018-03-17
  • 序言在古老的阿尔特里法大陆上,居住着人类,矮人,精灵,巫师,兽人和地精。千百年来,兽人,地精就联合人类中的蛮族,不断向大陆纵深攻去。他们不断地挑起战争,但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然而,每一次盟军胜利后,也总是会解散。大陆又一次回到混战中。人类与矮人结为同盟,一…[浏览全文]

  • 2931/0
    2018-03-05
  • 现代·清风???????“王主任,驻村的干部名单定了没有。”一位身材廋小脸色苍白的中年男人非常小心的问着坐在他面前的这位肥头大耳的领导。???????“现在的情况还不明朗,谁也说不准,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这位大不了他几岁的领导颇为不满地冷冰冰的对他一边回…[浏览全文]

  • 2922/0
    2018-01-07
  • 年尾岁末迎来的新生命已经到了农历腊月28,家徒四壁,被一群孩子围着的母亲,挺着已近足月的大肚子,穿着的男人的大棉袄,黑色里透着灰白,看得出经过长久的洗涤晾晒已经失去了原有的色彩光泽,围着的是一个粗布格子的围裙。这些粗布旧衣,不曾为她增添一丝的颜色,也挡不住…[浏览全文]

  • 3019/0
    2018-01-03
  • 太阳将西山烧的绯红绯红,红头子肩上搭着两只野兔,吹着口哨,轻松惬意的从山上走了下来。红头子是个人名,也是乳名,大名叫北郭先生,是东山难忘村的村民。种的几亩薄田,收入微薄,不很满意,村头边的东山里野生动物颇丰,他便常去狩猎,食了肉再卖皮,日子过得殷实滋润。因…[浏览全文]

  • 3128/0
    2017-12-23
  • wps更新之后,刚打开,页面是一朵粉白的梅花。好巧,我要写的故事,就与梅花有关。——题记就在刚刚,这个小城下了雪,不大,只有薄薄的一层。旧城区两旁人依旧很多,大多都是卖菜的。推着一个破烂的推车,上面放着白菜,萝卜,青菜等。白菜都冻得结了冰,表面看起来亮亮的…[浏览全文]

  • 3316/1
    2017-12-17
  • 海棠安静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呼吸都是靠呼吸机维持着她的生命,她的身体已经不能动弹,也不能自主呼吸了,可她那无神的眼睛里还透示着她对远方的不舍,诉说着她和孩子们在一起所发生的一个个感人肺腑的故事。病魔已经侵袭了她的全身,她已经再也没有力气开口说话了,可她心里…[浏览全文]

  • 3140/0
    2017-12-14
  • 随着下课的铃声,张玉娟快速地收拾好书包,她急切地希望能早一点回到家里,今天是她十五岁的生日。舅舅昨天说要买一件她喜欢的礼物送给她的;小姨昨天说也要从上海回来为她庆祝生日,不知道小姨是否已经到了,已经买好了送她的礼物没有?小姨最喜欢她了,每年玉娟过生日她都会…[浏览全文]

  • 3183/0
    2017-12-14
  • 陈琳还没有等客户离开就把丢弃在垃圾桶里的矿泉水瓶和空易拉罐都捡了起来放在了公司办公室的一个角落里,准备下班时把这些“宝贝”带回到家里,等聚集到一定的数量再拿来卖钱。王军等客户离开后又和陈琳吵了起来。为了陈琳在公司里捡垃圾桶里的垃圾和在饭店吃饭把吃剩下来的饭…[浏览全文]

  • 3094/0
    2017-12-14
  • 柳云婷说什么都不想离婚,她觉得她的命如果不是张林当年从冰冷的河水里救起,她早就死了———死在了当年知识青年下乡插队的农村。如果她死了,也就没有了她的今天,她今天也不会成为现在的大学的副教授了,她的论文也不会得奖。可张林非得要离婚,三天两头的闹,柳云婷都忍了…[浏览全文]

  • 2901/0
    2017-12-10
  • 我出生在苏北的农村,我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面向黄土背朝天,他们都没有上过学,一个字也都不认识,只知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规律生活。从我有记忆以来,我就难得看到他们外出。每年过年前才到镇上的商店里买一些过年的年货,那也是我的父亲一个人去买,母亲是从不外出…[浏览全文]

  • 3039/0
    2017-12-10
  • 看着弟弟妹妹身上满是补丁的衣服,就如天上的星星散落在他们的身上一样,我的心总象是被石块压着,压得我难以呼吸。我实在是不想再在学校读下去了,可母亲说:“家里就是再穷,都不会少你读书的费用的。你如果不读书,你就对不起你父亲对你的期望,对不起你父亲的在天之灵。你…[浏览全文]

  • 2863/0
    2017-12-10
  • 张大傻这两年火了,火得让认识他的人都难以相信这是真的。他现在不但有了钱,而且他已经成了文化人,成了当地的名作家。他已经是省作家协会的会员,他的作品还全部都是长篇小说。只要他想申请,他成为国家作协会员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认识张大傻的人都知道他读书的时候学习成绩…[浏览全文]

  • 2804/0
    2017-12-10
  • 当我写下“张三”这个姓名时,我在纠结,我是应该写他以前的姓名好呢还是写他现在的姓名好呢?,最终我还是写下了他现在的姓名“张三”,没有写他以前的姓名“张鑫”。我有时候觉得我的神经也有点问题,也就是说我精神有点问题,如果我的精神没有问题,我为什么要纠结写张三现…[浏览全文]

  • 2777/0
    2017-12-06
  • 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作者:马建(本文最初发表于1987年《人民文学》第一、二期合刊,小说由一组描写西藏生活习俗、社会风情和宗教传说的小故事构成,曾经轰动于八十年代。就因为这篇小说,《人民文学》主编刘心武也被免职。)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在视野边际,看着…[浏览全文]

  • 3218/1
    2017-12-06
  • 女教师之死张新雁陈承凯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望着蹒跚而去的镇总校长吴全,许海轻轻地叹了口气,他茫然地坐在办公桌前,脑子里一堆乱麻。那天,吴全交待得很清楚:“这次迎接省教委下来的普九验收,万万不能儿戏,一切都要严密,一切都要周到。全镇三十所中心小学就选了你…[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校园文学吧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